排球

【东北】情怨(小说)

2019-09-13 03:1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人畏缩退避的目光一条蛇一样缠绕在小灵身上,越来越紧。男人的脱逃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让小灵越来越走近了他,甚至在他身上浇了汽油再去点火一样让他煎熬。

这个叫岳小生的男人,竟然能对她产生恐惧慌逃一样的神情。
小灵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站起来站在岳小生面前。她相信了他了。小灵更加确定了岳小生这个男人,是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的,是个值得自己去重新珍视的新鲜货儿。
岳小生这个男人,和当年的阿峰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注意你很久了。”
小灵望着面前陌生男人低垂的双眼。
“你注意我干什么!”
“嘿嘿,你猜呢?”
“该没有人注意到我才对。”
“你都来这里静坐一个多月了,路人又不是瞎子。”
岳小生似乎很凄然的一笑:“路人就是瞎子。他们应该注意自己的内心世界才对。”
这个世界虽然如爬满藤蔓的老房子,但房屋里始终是宁静的,宁静得孤独。推不开的房门甚至能让人绝望,仿佛变成只能等待饿死在这里的野兽。时间久了,饥饿、孤独、卑微、怯懦,乃至绝望,都一样变成幸福,变成享受让人重获快乐。
岳小生贪婪着幽静的美好,闭塞的生活,一个人这么多年已经越来越快乐了。他偶尔抓着一根七八只爪子的刚扒手,一个一个垃圾桶的刨,里面耀眼的世界让他充满希望,他瞪起期待的双眼终于在这一只绿色的垃圾桶里刨出了一百元钱。这是上天的垂怜吗?难道自己真的让老天感动了?这样的怜悯,让他更加喜悦贪婪的回应给老天一个笑容。他很满意的拍了拍尘土飞扬的旧衣衫,走进一家拉面馆:老板,给我一碗拉面一瓶啤酒。
在这里没有会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坐在靠紧墙角的角落里趾高气昂的将目光绕出窗外很远,他像个正在排演影视戏剧的专业演员一样,他不缺钱,不缺名,不缺任何人的关爱。他看到远方的大青山,像一只贫穷苦难脸色发灰的老人,他将站在这个老人面前,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当着众人的面儿递过去,扔进那枯瘦的破碗里。他看到老人挣扎起动弹不了的身体给他叩头,为他送上祈祷。他还看到路人赞许、倾慕的目光,他终于看到一个漂亮姑娘向他投来了暖昧的神色。姑娘的羞涩、腼腆、是一个四十岁男人的致命挫败。他如今竟然未婚,而非离异。

“我就是想知道你内心的感受。”
小灵扫过他头顶乱蓬蓬的发鬓,看到商场玻璃后面奢侈的高端品牌。美女的穿梭让更多人触到时代的进步,让更多人逐渐靠拢进流光溢彩的新世界。
一辆车飞驰经过险些刮倒一个小孩子,妇女慌张拽过小孩子的手发出一阵痛骂。妇女很明智,她不能怪罪开车的人不长眼睛,她必须咒骂自己的孩子,不要无知的在这里向危险挑逗。

岳小生微微抬起头看着小灵。小灵对于岳小生是很陌生的。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披着如狼似虎的 靠向自己一样让他感到煎熬、焦躁起来。
他不能燃烧!不能燃烧!不能燃烧!燃烧是要丢命的。他理智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住处正堆放着全世界稀有的垃圾,那种臭气熏天让好几只兔子中毒丧命。他下体清晰的摸到自己干瘪的腰包,正以急速衰竭的速度开始溶化。他理智的知道自己的太多、太多了。总之,都是不能去燃烧女人,甚至男人的任何因由。

岳小生如今已经步入四十多岁的年纪了,如果还可能 燃烧的话,又怎么可能等到今天依然枯灯过活呢。岳小生抱着双腿,头垂得很低很低,低得埋进了黄土里。


留在小灵记忆深处的阿峰是个很阳光很年轻帅气的钢琴手。他们是在钢铁街广场的一家酒吧里相识的。
毕业后没多久小灵便找到这家酒吧应聘服务生。端着酒水的手被音乐抚摸到的时候一软,没开封的一瓶酒就那么跳到了地面上,再看时已经彻底碎成了粉末。小灵慌乱的心也跟着摔得稀碎:完了完了,彻底完了。小灵匆忙将悬着的双手藏进身后,仿佛犯了罪的双手应该立即躲避警局一样敏感。
这才是第一个月的试用期,竟然疏忽成这样。她不能恨酒和托盘不听话,她只恨那个钢琴男人的演奏太讨厌。是钢琴要了酒的命,她却要替钢琴背黑锅接受惩罚,这不公平。
老板娘走到小灵身边的时候,她几乎折断了脖子吓得连睫毛都不敢抬起来一下。老板娘一巴掌狠狠打在小灵脸上,像钢琴曲中狠狠的一拍鼓点儿,落在这个时候刚刚好,引得一阵客人们拍起热烈的掌声。
“这么贵的酒你赔得起吗?你说怎么办?”
小灵无言以对了。她知道有很多客人朝向这里看着剧情的发展,她可以感觉到冰凉的匕首四面八方扎过来刺进她身体各个部位,碎烂的器官风景一样展示在好奇的医生的手术台。她像一只被解剖开膛破肚了的小白鼠一样被人实验着,操控着。她软弱的挣扎扭动着,这个世界太大,谁都听不到自己微弱颤抖的气息。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瓶酒是个什么价位,自己的多少工资才够赔偿这瓶酒。
事情被解决得很突然。因为那个优雅的长发男人从钢琴台子上走下来之后,他耳语了几句给老板娘,之后老女人笑盈盈的瞅了一眼小灵:下次注意点。
小灵匆忙拼命的点头:是,是,一定下不为例。

这个叫阿锋的钢琴手比小灵大个七八岁,是他替小灵赔偿了那一瓶粉身碎骨的酒。小灵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阿峰会注意到她。下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按理说阿峰早应该走了。他是钢琴手,每天在这里只需跑一场子(演奏两三首曲子)就可以自由离开了。
小灵羡慕的偷看着这个又可以自由,又可以陶醉内心的男人,日子简直过得舒服极了。可惜自己却……她忽然推翻记忆,她只知道,自己是失忆过重新复苏的新生命。对于之前的记忆就该是什么都已经忘记,才是正确的态度。
是贫穷曾让小灵失去了家庭、亲戚、朋友,她几乎失去了一切,就差还留着一条也曾差点失去了的命。如今她无奈也只能来到这里,给一堆肥胖子传酒了。
阿峰主动提出要送小灵回家的时候她简直有些懵了。清冷的钢铁街道上洒满昏黄的路灯,暖色调暖得像一床舒服的被子一样,让人疲惫的身体一阵阵感到酥软。倒影中的阿峰身材高高大大的,一头披肩发风一样随意。那一晚小灵整整尴尬拘谨了一路。平时上班的时候没觉得路有多远,今天走起来怎么这么漫长,她期盼着快点到吧,快点到了吧。
阿峰握住小灵的手,她小蛇一样退出来,吓得整颗心都在发抖。自己还没有谈过恋爱呢,男女授受不亲,绝不能乱来的。
小灵是真的想不透男人是不是就是喜欢欺负胆小懦弱的女人,所以才都会愿意撩闲女孩子的。这个阿峰竟然无耻得当着月亮的面一把抱住小灵开始亲吻。气都上不来的她已经无法抛出一句话,只感到同这个男人唇舌的交绕生硬得很。自己的腰同整个身体都像被钉在铁板子上的钉子一样动弹不得。这致命的拥抱传递着彼此的热量,也传递过来这个男人宽阔的胸腔里剧烈跳动的心脏。小灵终于软了,心软了,身体也跟着软了。她几乎瘫软在他身上,他仍然吻着她,像完成一幅水粉画一样反复的着色,加深。
这个可恶的男人成了她的男朋友。那一年小灵二十七岁。

之后小灵拉扯着阿峰的衣角:“你喜欢我啥?”
阿峰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她,之后露出很阳光灿烂的笑容。这个总是很开心轻松的男人,总是一再让所有人都嫉妒着他每一天的好心情。
小灵经常扯着自己短短的小短发:“难道因为你长头发,所以喜欢我短头发,互补?”
阿峰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他用手摸着小灵的脑袋瓜,把她一头整齐的短发拨弄得乱糟糟的。小灵怒视着这个男人,真是讨厌,总是喜欢把规则打乱:真受不了你们这些搞音乐的怪物。
阿锋忽然反问小灵:“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什么?小灵想来想去,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喜欢的。她笑嘻嘻的撅起嘴:“亲口我,就宣布答案。”
“你这个小坏蛋,越来越放肆了。”阿峰捏了一把她的鼻子,像顽皮的小孩子丢皮球一样顽皮可爱。

阿峰总是给她意外。他把小灵送进一间小屋子里,这里只有几盏蓝绿黄紫的小壁灯,微弱的光线洒落在椅子上,像一包包彩色的萤火虫。小方桌上面乘着水的碗里飘着三支蜡烛,南方的河灯一样。狭小的空间仿佛一座婚房一样温暖肆意。
“我演完两首就回来。”
阿峰走了。把小灵丢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小灵抚摸着墙壁,墙纸软绵绵的像一只男人温柔的手。墙上只挂着一个不很大的小相框子,里面黑红相间的图片让她眼前一惊,怎么可能,这怎么会是巧合,难道真的是巧合吗?图上面是一只墨蓝色的乐器,细长的身子像一位多年不见的知音一样刺过来。小灵忽然捂住胸口俯身一阵疼痛,好在这一次发病周围没有人在。这样精神性心痛让她之前许多年里都受尽折磨,甚至为了这精神的病症用过抗治抑郁的药。她知道这不是病,可是心口的疼又怎么会是千真万确的?
阿峰回来的时候伸出背后的手,他手上握着一只玻璃酒杯,她不知道那是一杯什么酒,只觉得那酒水晃得她眼晕。她接过来竟是一饮而尽了。阿峰看得仿佛呆了,他的浪漫像是忽然被戳了一个洞似的:你怎么能,怎么能?
小灵微笑起来,压下心里永远都不可能再去触碰翻出来的怨灵过往:“我喝了你的浪漫,你不开心吗?”
小灵主动坐到他怀里,这可是第一次,这么久了她第一次对他投怀送抱了。这能证明什么呢?阿峰感到作为男人的尊严开始变得强大,这个女人终于就要被征服了。

去地下工厂的时候已经入秋了。阿峰几乎是拉着小灵小跑着进来的。这是地下租的一间六十多平米的小厂房似的地方。里面除了一堆零零散散的乐器和一张床之外什么都没有。
小灵不知道为什么始终都不能将自己的痛苦往事告诉这个男人。或者,他可以帮助自己完成一些愿望呢?其实自己虽然没有学过音乐,但她也曾是热爱过音乐的人啊!为什么就不能祈求这个男人也教自己一门器乐呢?在说她凭什么祈求,她根本不用祈求。只要她开口,他有什么理由不满足她的。
阿峰递过来一瓶酒:“喝吗?”
小灵摇了摇头。她知道阿峰想要的是什么。给女人递酒的男人不是夜店的主客关系,就是情人间的暧昧关系。
小灵忽然一把拉住阿峰的手,忽然很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第一次让自己感到害怕,如果不是真的开始在乎他了,自己又怎么可能产生恐惧。小灵为自己感受到的恐惧而更加恐惧起来。
“你能爱我多久?”
“一辈子。”
“真的?”
“你不相信我?”

小灵正是从相信中跌入绝望的。她后来知道,没有一个男人可能永远只爱下去一个女人。男人这个感官动物,永远不像触觉动物一样投入。这么想来,自己又何必成为忠诚的触觉动物呢?

小灵而今的男朋友叫郭俊杰,是一家私企公司的小职员。这个刻板的男人远不像阿峰那样浪漫,他的生命里没有了哄骗小孩子的烛光,没有了温馨的小酒杯,就连 都像玩速度仪式一样匆匆忙忙了事。小玲感到彼此例行公事一样的爱抚,就像逢场作戏的演员一样,这种感受实在太受伤了。
郭俊杰甚至没有好好抱过小灵甜美的睡过一觉。这样的男人对她的爱已经让她逐渐开始觉醒。她左思右想,都感到未同这个男人结婚真是幸运的,真是老天垂怜。

这一年小灵三十一岁了。漫长的夜色在逐渐枯萎的青春里终于燃烧起来,本以为长大了就会好过,原来这才是人生最为艰难的一段漫长的煎熬的开始。
白天的工作让小灵焦头烂额,她努力奉陪着各种人演起宫斗剧,没多久她就离开了之前的那家公司。后来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家夜店。原来朋友的工作是公主,这么久了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干的是什么。
精短的岗前培训让小灵明白了公主的性质,其实就是包房高级服务员,挣的是单间的服务费,是经过公司扣除之后,拨到自己手中的钱算是工资。
小灵很快学会了半跪式服务,她单膝跪在客人面前,给客人点歌,给客人倒酒,给客人怀里的 (公关)倒酒,给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客人擦洗便池,清理吐过的垃圾滞物,这样的生活不知恶心了多久,小灵学会了抽烟。
烟雾浓重弥漫的绚丽环境里,小灵也夹起一支烟,坐在包房里一口一口的开始吸入肺里,感觉悠然而升的舒服仿佛清空了胸腔里太多的积怨。小灵不但学会了夹烟,同时学会了喝酒,而且每次一沾酒便是要醉。姐妹们几乎天天腻在一起打发时光,她们聊饮食美味儿,聊奢侈化妆品,最后甚至聊整容来得最快,自然超美而让男人们信得过。那可是要一笔钱的。终于几个姐妹们转型了,从公主变成了公关。姐妹拉着小灵:你也来吧,你是不知道这样来钱有多快。女人能有几年青春,干嘛放着自己枯萎浪费掉。
小灵深吸了一大口烟:让他们睡?还不如回家让我男人睡呢。没钱怎么了?到了这个年纪,别空着浪费就行。姐妹们一阵哈哈大笑起来,应和着是啊!是啊!想不到小灵真是斟知卓见啊,男人重要,男人重要,比有钱还能让女人舒服。热闹的屋子像载满 的青楼一样充满烟花。天空的烟花爆裂开的时候,小灵看着,看着,眼睛忽然湿了,一阵寂寞似乎要夺命一样。

此刻小灵正望着眼前的岳小生的脸,他几乎将自己压缩进卑微的血液里了。如今的小灵虽然已经嫁给了那个机器人郭俊杰,但注意到岳小生并不妨碍她和郭俊杰的婚姻生活。

共 697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往往需要承受某种宿命的安排,从而由扩散的核中,将生活的本真一层层剥离出来,以展示真实的存在性。这篇小说作者通过对场景的描写、内心世界的描写、以及不动声色的隐性表达,于笔墨游走间为我们呈现出底层民众的困苦与悲哀,以揭示大千世界中的众生相及中国社会下的伦理观。小说布局合理,描写细腻,透过深邃的文笔,将人性与命运的沧桑风景跃然于纸上。不错的小说,欣赏学习了,推荐共赏!【东北风情编辑:东北风情】孩子口臭
心脉痹阻证主要病因
腹泻饮食吃什么好
婴儿有眼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