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吸啊吸

2019-12-04 05:3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吸啊吸

一道恐怖到法形容气息汹涌而出,仿佛在这道气息下,论是先天境五重亦是六重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而这片海域内的天地灵气在此时都有种沸腾的迹象,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向着海域的深处涌去。

“好可怕的气息……这股气息和我身上这柄血剑的气息一模一样……”

苏败目光疯狂的闪烁着,他心中罕见的泛起些许不安,很显然这道气息应该是西陀烂柯殿的强者,苏败背后鲲鹏风翼振动,带起尖锐的剑啸声,拼了命的对着遥远处暴掠而去。

而就在苏败身影离去后不久,只见得一道灰色身影呼啸而至,顿时间,整片海域涌动,可怕的剑意将这方海域中涌动的水流生生撕裂开来,灰袍老者盯着那滩散开的血水,其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充满着暴戾的笑容:“啧啧,有点本事,中了我的修罗剑居然还能及时撤离,不过,一旦中了我的修罗剑,你就休想逃过我的手掌心。

“只要我能够将皇道金丹重夺取回来,再将这凶手碎尸万段,副殿主想必也不会过多为难我。”灰袍老者脚掌轻轻一跺,一道波动迅速的扩散开来,整个身影便已暴掠而出。

可怕的威压在这片海域中疯狂涌动着,而就在灰袍老者离去后,轩琊身形也是踏浪而来,当察觉这片区域残留的气息时,轩琊眼神微微一变,心神微沉。“那人已经中了方运老儿的西陀修罗剑,而西陀修罗剑有着方运老儿的印记,凭借这道印记,方运老儿轻易就能找到那人的下落……该死的,邱北海长老到底在搞什么,到现在还没现身。”

轩琊目光闪烁不定,其身形顺着灰袍老者离去的方向呼啸而去……

哗!哗!

一道身影如闪电般划过海域,眨眼间便是掠出数十丈。

苏败将鲲鹏风翼施展到极致,然而受到西陀修罗剑的重创,他的速度或多或少都受到影响。特别他要时刻动用剑意镇压这修落剑中的剑意。否则的话,修罗剑中剑意爆发开来,他的伤势必然会加重。

一抹凝重自惨白的面孔上缓缓显现,苏败虽然暂时离开那片海域。但苏败却能清晰的察觉到一股压迫自后方疯狂的涌动着。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算我将自身的气息收敛起来。这柄血剑上残留的气息还是会暴露我的踪迹。”

“一旦我踪迹暴露,以我如今的速度完摆脱不了那名西陀烂柯殿强者。”

身形闪掠间,苏败心中涌现出些许奈。“如今重要的就是解决这柄血剑,可惜以我目前的力量还是法击溃这柄邪剑。不对,这柄血剑好似有精血凝练而成,若是精血的话……”

苏败原本黯淡的双眸中迸发出些许期待,只见他右手抬起,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便已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柄铁剑如同苏败第一次看见那般,朴实华,好似一柄普通的铁剑,然当苏败将这柄铁剑向血剑挥去的刹那,这柄铁剑竟是发出一道清脆的剑吟声。

“我持这柄铁剑杀人的时候,它就会自动嗜血。而这血剑是有精血所组成,那能否被这柄铁剑所吞噬呢?”在苏败的注视下,铁剑挥落至血剑上,一道涟漪在二者接触处迅速的荡开,这柄血剑如同遇见天敌般,疯狂的剧颤着,一道道裂痕如同蜘蛛般在其上蔓延而出,瞬息的功夫,这柄血剑便已是千疮百孔。

咔!

铁剑上仿佛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而这柄血剑再也经受不住这股力量,崩溃开来,化作滚滚血雾向着铁剑汹涌而去,融入这柄铁剑内,被这柄铁剑吞噬的丁点不剩。

望着这一幕,苏败脸上难得泛起一抹灿烂的笑意,而铁剑上又有丁点铁锈脱落,“这些精血若是那名强者的精血,其内蕴含的能量应该十分磅礴。这柄铁剑将这些精血吞噬,吸收其内的能量……相对应其上的铁锈就会有所脱落。”

没有细微打量铁剑的变化,苏败将铁剑重收起,同时收敛自身的气息,向着遥远的前方暴掠而去,而在数千丈开外的区域,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却是徒然响起。

涟漪荡漾,灰袍老者身影缓缓浮现而出,他的脸色在此时变得苍白比,其气息也是迅速的萎靡下来,眼露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道:“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以他的实力绝对是法做到这一步。”

灰袍老者的眼神缓缓阴沉,西陀修罗剑的威力固然可怕,但修罗剑毕竟是用自身精血淬炼而成,一旦修罗剑被击溃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再也法将那些精血重归入体内,不亚于遭受一次重创,元气大伤。

也正是因为如此,西陀修罗剑才会被列为禁忌剑术,怎么看它都是一柄双刃剑。

“方运前辈,发生什么事情了?”轩琊身形缓缓而现,当见到灰袍老者那狰狞的面孔时,眉头微皱,他看的出方运如今的气息正剧烈的波动着,其脸色也非常的惨白。

“轩琊小子,你老实告诉我那人的修为如何

?真的只有先天境?”灰袍老者侧过头,双眼泛着血丝盯着轩琊,有着掩饰不住的暴怒杀意。

“如若晚辈感应未错的话,那人的修为应该只有先天境一重。”轩琊皱着眉头道。

“狗屁,区区先天境一重的修行者岂会有实力击溃我的修罗剑,他的修为绝对不止先天一重那么简单。”

“哼,先前老夫是担心修罗剑会将那家伙一举轰杀才留有余力。”

灰袍老者眼神渐显狰狞,双手若闪电般的变化出道道玄奥的印法,磅礴剑意再次在他的双手出汹涌而出。“西陀修罗剑。”

随着其喝声落下,鲜血自灰袍老者的口中狂喷而出,这鲜血是灰袍老者自身凝练的精血,其刚刚出现的刹那便是化作滔天血海。

伴随着灰袍老者印法的变化,磅礴凌厉的剑意便是疯狂的汇聚而来,血海翻涌着,后化作一柄约莫丈长左右的血剑,这柄血剑论是其大小还是凝练程度都远远超过先前的修罗剑。

一道恐怖法形容的气息自血剑中扩散而出,毁天灭地,声势浩大。

盯着这柄血剑。轩琊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其内涌动的力量让他心惊胆颤,略微犹豫道:“方运前辈,你这西陀修罗剑内蕴含的力量足以轰杀道基境以下的修行者,那人若是死了的话。你我休想得到皇道金丹的下落。”

“哼。能破我修罗剑的人岂是乏乏之辈。”

“再者。老夫自有分寸。”

当这句话自老者口中说出的刹那,这片海域间仿佛有着飓风徒然成形,一道恐怖的漩涡在血剑周围荡漾。灰袍老者盯着苏败离去的方向,双手再次向着前方按落。

唰!

修罗剑如同闪电般暴掠而出,撕裂这片海域,那种可怕的波动犹如能够洞穿天地。

而后,灰袍老者的身形也是暴掠而出,轩琊只能硬着头皮紧随其后。

黑暗的海域中,一道流光暴掠而过,隐隐约间有着剑气在所过之处荡漾而现,凌厉异常。

“那股气息带来的压迫已经不如先前那般强烈,看来,失去那柄血剑,那人也法正确把握住我的踪迹。”力施展鲲鹏风翼时,苏败眼角余光扫向其后渐渐归于平静的海域,神情还是紧绷着,他知道那名西陀烂柯殿的强者绝对不会轻易罢休,“幸好只有西陀烂柯殿的强者出现,若是秋道武宗的强者也出现,那今日我注定是凶多吉少。”

就在苏败轻声喃喃的时候,一道轰鸣声蓦然在平静的海域中渐响,苏败脸色也是徒然一变,“这股气息……怎么会这么。”

轰!

猩红刺眼的血剑以一种蛮横的姿态冲进了这片海域,以一种若奔雷般的速度,重重的轰向了苏败所在的位置。

苏败侧过头,当看见这柄足足有丈长的血剑时,他的脸色顿时严峻起来,他看的出,这柄血剑内的力量远远超过先前那一柄,他先前动用力尚且都法挡不住第一柄血剑,何况如今重伤在身,如何挡的住这柄血剑。同时,他也难以想象这柄血剑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幕,那时,就算他肉身不错,恐怕也会被直接轰杀。

“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苏败目光闪烁不定,铁剑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瞬息间便是扬起,剑锋闪烁,只见得两道剑意徒然自剑尖处激射而出,直接对着这柄血剑掠去。

这两道看似恐怖的剑意,轰落在血剑上时只荡起道道涟漪。

铛!

血剑碾压这两道剑意,狠狠的轰落在剑峰处,金铁之声响彻而起。

苏败顿时有种置身于千军万马中的感觉,一股磅礴霸道的力道在铁剑上开,虎口直接被震伤,血淋淋的鲜血自掌心处滚落而下。

承受这股血剑带来的力量冲击,苏败身形向着后方倒退而去,其目光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只见这柄看似坚固比的血剑,在撞上铁剑的刹那,便已崩溃开来,如同先前那柄血剑一般,化作血雾向着铁剑涌去,铁剑再次将这些血雾吞噬,一道血光在剑身处闪现而过。

见到这一幕,苏败脸色微喜,身形一动,化作流光,迅速的消失在这片海域。

在苏败消失百余息时,此处海域再次涌动起来,灰袍老者和轩琊的身形纷纷显现,比起先前,灰袍老者的脸色加惨白,如同宣纸一般,其气息加的萎靡,再先前的强者风范。

轩琊目光四处一扫,当在这片区域再察觉不到苏败的气息时,其眼神便是怪异的望向灰袍老者,眼中带着些许难以置信,西陀修罗剑又被击溃了。

“这怎么可能,方运老儿虽然才晋升道基境,但实打实的道基境强者,他先前施展的修罗剑,就算是邱北海长老都要暂避其锋芒。”

“莫非那人的修为真不止先天一重,也对,若是他只有先天一重岂能杀的了秦梵。”

就在轩琊沉思时,一道暴怒的咆哮声响彻海域:

“论你是谁,我方运就算将这片海域搅个天翻地覆也要找到你,将你碎尸万段……”未完待续。。

曲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
武汉手术治疗癫痫病
昆明到哪里看妇科病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