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赵震管办分离芣湜形式主义

2019-07-14 03:40: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赵震:管办分离不是形式主义

正月十五虽然过了,但是本着娱乐的精神,我也可以给大家继续出一个灯谜。中国足协管办分离(打一人名),按照方舟子同志的要求,必须说出谜格,这个谜格是梨花格。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梨花体,而是梨花格,就是谜底的字都是谐音。说到这,大家也都应该知道谜底了,中国足协管办分离——韦迪(伪的)。

对不起,我又不小心说了实话,又不小心讲出了有人大冬天没穿衣服逛马路的事实。但看了中国足协特别大会通过的管办分离文件,我的第一个感受是,这样一份文件是仓促形成的,里面的口号多于行动,纲领多于细则。这更像是一份向领导上交的决心书,而绝不是一份用来执行的改革方案。

而待到看见中国足协职业联赛委员会成立的文件时,这种感觉更加得到了证实。80年代精简机构时,曾经有过一句笑话:“机构是越精简越多。”这次中国足协再次验证了这句真理历20年而常新。新增加的职业联赛委员会,除了多增加了一层机构,多增加了一批办事人员之外,对于目前中国职业联赛存在的问题没有一点解决,对于中央关于职业联赛要管办分离的指示没有进行一点贯彻。说得难听一点,这是挂着管办分离的羊头,卖着足协一家独大的狗肉。

什么是管办分离?按照中国足协的解释是,之前中超(微博)联赛是由中超公司一家实行管理招商的,现在我们将他分离开。对不起,你这是在混淆概念。所谓管说的不是中超公司,说的是你足球管理中心、说的是与足管中心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中国足协。所谓办,说的是如何运营职业联赛。管办分离的核心是,中国足协和足管中心不再参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具体运作,而只是行使行业的指导权与管理权。换句话讲,中国足协只能扮演行业的促裁者与管理者,而不是能再出任经营者。再换句足球界行话,就是中国足协只能当裁判,不能再上场参加比赛,也不能再在场边充当教练了。

但我们看看目前的管办分离,中超公司负责经营,但他们仍然是中国足协下属的公司,而真正意义中超公司应该是向中超职业联盟负责的。而新成立的职业联盟委员会,用韦迪的话讲,中国足协只有三个席位,要比中超俱乐部的5个席位要少。对不起,您这又是在偷换概念。

中国足协虽然只有三个直接席位,但是能够控制的席位却远远超过三个。地方足协的四个席位会不受中国足协控制吗?中超公司的一个席位会不听中国足协的控制吗,算下来中国足协可以直接控制的席位已经达到了8个,超过了中超、中甲俱乐部的7个。而社会上的四个专家席位如何组成,由谁推荐更是玄机重重。你能相信四个由中国足协推荐选拔的专家,最后会掉转枪口来反对中国足协吗?中国还没有这样独立工作的人士,中国足协也没有这样大义灭亲的精神。更何况,身为职业联赛委员会主席的于洪臣还具有一票否决权。本身就是足协副主席、足管中心副主任的于洪臣,他手中的一票否决,也就是中国足协的一标否决,也就是足管中心的一票否决。

如果仔细研究职业联赛委员会的章程,提起一项议案就要有至少5名委员的提议。这意味着,中超俱乐部只有在齐心合力的情况下,才能够勉强发起一次议案的讨论。而中甲俱乐部,如果他们议案中国足协不感兴趣,他们甚至永远没有发起一次讨论的机会。而退一步讲,即使发起了提议,因为在选票权上的绝对劣势,无论是中超俱乐部还是中甲俱乐部都没有可能以简单多数通过自己与中国足协意见不一致的任何决议。再退一步讲,即使那次侥幸通过了,但有了于洪臣手中的一票否决,这样的决议仍然会是胎死腹中。

所以说,这样的组织结构你让谁能相信是真正的管办分离?中国足协和足管中心,只不过玩的是一次朝三暮四的游戏,原先他们左手是管右手是办,现在一个左右互搏,变成了右手是管左手是办。

这样一次简单粗暴式的管办分离改革,对上没能贯彻中央的改革方针,对下没能解脱职业联赛的束缚,我不知道这样的形式主义化的管办分离改革究竟能达到什么目的。或许,能让某些人暂时有个交待。

但也只是暂时,仅此而已。

赵震(微博)

微商城搭建
商户入驻性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