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至尊妖魁 第四十章 来自柳然的报复

2020-01-16 18:37: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妖魁 第四十章 来自柳然的报复

呼!

离开药峰,苏贤也是松了口气,第一次同时面对辈分比自己高、造诣比自己深的五位炼丹师,要说心里没压力是不可能的。

但是,青羽就是苏贤最大的靠山,那五位长老的丹道问题在青羽出马后,一切都在顷刻间迎刃而解,易如反掌。

还让这些老头们欠下人情,可谓是为苏贤在日后的修炼中铺平了许多道路。

在药峰中呆了近二十日,原本囊中羞涩的苏贤此刻已赚得盆满钵满,走在冷寂的青石板路上,苏贤周身毫无妖气波动,朴实无华,就如一个普通人一般。

第三十峰。

苏贤的眼中闪过一抹怀念,深深地吸了一口山峰上的空气,不同于药峰上的幽幽药香,属于另一种清新。

“半个多月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唐烈修炼的怎么样。”

苏贤回到了居处,却见庭院之中狼藉一片,嫩绿的草坪被肆意践踏,就连院中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东倒西歪地躺在前院中央。

苏贤眼神阴沉,步入庭院之中,只见凉亭的柱子上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大字:“胆小鼠辈,回来受死!”

下面还写着一个名字,沈啸。

苏贤怒极反笑,眸中燃起了一团火焰,但他却没有暴怒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而是径直往阁楼中掠去,心中升腾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论语》中有这么一个讲述: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苏贤所做也是这个道理,在他的心里,唐烈的安危比庭院整洁和报仇更为重要。

至于沈啸,呵呵,一个死人罢了。

阁楼第一层内,一阶聚气阵已被破坏,而在熔炉旁,倒着一具气息奄奄的躯体,俨然是唐烈无疑。

唐烈脸色惨白,毫无血色,额角的血迹都干涸了,身旁圣毒鼠眸含泪水,正啾啾叫着,见苏贤回来,立马在原地焦急地上蹿下跳,前爪扯着唐烈的衣角,示意苏贤赶紧救下唐烈。

“失血过多昏死过去了,看着迹象大概都三四天了。倒不致死,送去药峰吧,服些血气丹就好了。”青羽道。

闻言,苏贤抱起了唐烈受伤的身躯,再将圣毒鼠放到了肩头,便疾驰而出,身影如风,不断掠动在山峰之间。

啾啾!

圣毒鼠紧紧抓住苏贤的衣袍,幽黑的眼珠子不停转动,啾啾地叫个不停,以表心中的不安。

苏贤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抚了抚它的小脑袋,忽然一枚淡紫色的丹药飞出,苏贤微笑着递给了圣毒鼠。

幼小的圣毒鼠抱着这枚紫色丹药,迷茫地望着苏贤。

此丹,正是二阶补魂丹!

“吃下去,有好处。”苏贤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说道。

尽管圣毒鼠妖智未开,却也有一丝灵性,知道苏贤对它没有恶意,便听话地吞下了这枚丹药,怔怔地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圣毒鼠的体内,一股缥缈如仙的紫气缓缓涌到了妖魂周围,一缕缕神奇的紫气交织成,补入了一团残缺的妖魂之中。

啾啾!

圣毒鼠感觉妖魂中有一阵酥麻感,竟舒服得沉睡了过去。

在苏贤依仗武师一阶的境界全力赶路下,不过片刻药峰就近在咫尺。

“药长老,有血气丹吗?”

丹药堂中,零散着许多名弟子排队购买丹药,骤然间见一内门弟子抱着另一个重伤的少年踏入丹药堂之时,纷纷被那道声音惊到了。

因为,这家伙居然当着药长老的面插队,简直不知死活!

但是,众人想象中药长老生气的情况并未发生,反而是药长老匆匆忙忙地去取来了血气丹给那重伤少年喂下。

众弟子发誓,这绝对是他们有生之年里第一次见这老头走那么快,根本就是健步如飞啊!

再者,插队也就算了,但现在一出手居然就是二阶血气丹,眼前这少年和药长老究竟有啥关系?

众人还来不及猜测,就见药长老将两人引进了一个房间中,直接把他们这些购买丹药的弟子晾在外边。

所有人都傻了。

但是没有一人抱怨,只能苦笑着等候。

房间中,苏贤和药长老大眼瞪小眼的,苏贤就纳闷了,这老头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紧张。

“药长老,呃,我这边已经没事了,您不出去应付一下那些弟子吗?”苏贤询问道。

药长老无所谓地摆了拜手,笑眯眯道:“没事的,晾那帮小子一会儿。我现在更关心的是这小家伙是谁,居然能让你这么紧张……”

苏贤:“……”

二阶血气丹的效果甚佳,亏损的血气瞬间充盈,转眼间便唐烈便缓缓睁开了双眸,画面从模糊渐渐到清晰,直到看见了苏贤的脸,那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了下来。

“好点了吗?”苏贤问。

唐烈点点头,慢慢坐起了身,突然望见了身旁的药老,下意识地就要起身拜见,反而被药老拦了下来,道:“苏小友的朋友便是我药老头的朋友,无需多礼,重伤之躯好好养伤便是。”

“药长老?您可是药峰上那三阶炼丹师……”唐烈眼瞳一缩,讶异道。

药长老眉目慈祥,微微点了点头。

见唐烈好转了不少,苏贤终于问道:“说说吧,我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

一想起那一幕,唐烈的脸上便涌上一抹愤怒的红潮,胸膛剧烈起伏着,眼眸通红,讲述道:“苏兄弟,在你离开半个月后,那天我正在房内修炼,突然有一个面相阴冷刻薄的内门弟子闯了进来,将院子弄得天翻地覆,还问你在哪。”

“我说不知道,他便唤出了妖兽将我打成重伤,说改日再登门拜访,我昏过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唐烈描述完整件事,苏贤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便是柳然,在这青丘门中,自己得罪过的也只有他了。

但是,这还要从那个叫沈啸的外门弟子上求证。

苏贤宽慰地拍了拍唐烈的肩膀,郑重道:“这事因我而起,反倒让你受委屈了,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苏兄弟,你可别这么说,要不是你这半个月来源源不断地提供妖石,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达到半步妖师呢!”

说完,唐烈还特意展露了修为,第二座妖宫的影子淡淡浮现,使苏贤也颇为诧异,没想到唐烈的天赋这般好,短短半月便跨越到了妖师境。

当然,这跟他这一年来打下的坚实基础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对了,小绿呢?”唐烈突然想了起来,问道。

苏贤从怀中拽出了沉睡中的圣毒鼠,放到了唐烈的掌心上,笑道:“放心吧,我已经给它服用了补魂丹,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见到一个全新的小绿。”

唐烈闻言,感激地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希冀之色。

苏贤想要传达的意思很简单,唐烈也能领会,那就是帝妖榜上的远古妖兽即将要觉醒了,而且因为药老在旁,两人都故意没有提圣毒鼠这个名字。

不是苏贤不相信药老,而是圣毒鼠这个名字太过惊世骇俗了,药老不可能没听过,若让他得知了圣毒鼠的身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还不得而知呢。

“你小子,藏得很深嘛,原来连二阶补魂丹都让你炼出来了。”药长老也不惊讶,至少在他看来,现在苏贤有什么举动也都是基本操作,他早就习惯了。

二阶炼丹师而已,有什么不可能的,就算苏贤说他是三阶炼丹师,药老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相信。

“侥幸而已。”苏贤谦恭道。

“天呐,苏兄弟你还是二阶炼丹师?这资质太逆天了吧!”

但是,药老不震惊不代表唐烈不震惊,在唐烈看来,这种年纪的二阶炼丹师在天玄国中凤毛麟角,苏贤毋庸置疑是一个顶尖的炼丹天才,而且未来不可限量,毕竟炼丹师的身份地位就摆在那里,更何况今年他只有十六岁。

唐烈只是个从边陲小城中走出的人,见识浅薄、眼界狭隘很正常,然而苏贤看中的就是他的那份质朴,以及他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你的资质也不差,可别妄自菲薄。刚好第二妖宫出现,对你的第二妖兽有什么想法吗?”苏贤安抚了一下唐烈的情绪,笑问道。

唐烈笨拙地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道:“这几日突破得太快,连我自己都没料到,更别说提前想好要什么妖兽了。苏兄弟你眼界不凡,见多识广,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药老在一旁,但唐烈不问长老,反而是问苏贤。

相较之下,两者在唐烈心中的地位孰高孰低,瞬间就见分晓。

“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上来,不如我们去妖兽园看看?”

“好啊!”唐烈赞同道,差点就从床榻上蹦了起来,心中偷乐着。

苏贤担心道:“可你这伤?”

“放心,已经没有大碍了,我现在感觉很舒服,甚至体内血气如虎,旺盛的很呢!”唐烈怕苏贤不放心,还特意拍了拍胸脯证明给苏贤看,神情坚定道。

“呵呵,看来恢复的不错,既然你们要去妖兽园,我就让朱妖夫陪你们去好了,也省得你们路上碰到麻烦。”

朱妖夫是谁?

唐烈感觉自己和苏贤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就连他和长老交谈的话他都一知半解。

“嗯,可以。”苏贤也没意见,毕竟第一次去妖兽园,有人罩着自然极好。

“对了,那内门弟子?”

药长老指的就是唐烈受伤一事,甚至隐隐有点想要参入其中的意思,苏贤现在可是药峰重点保护对象啊,峰级保护动物的住处被人砸了,药峰作为苏贤最为坚实的后盾,这他妈能忍?

“没关系,我自己来解决,这种小麻烦就不劳长老们出手了。”苏贤婉拒道,一边是实话实说,一边还是觉得长老出手顶多也是警告震慑,而他的打算却是直接斩草除根。

毕竟,谁给他的狗胆毁坏庭院而且出手重伤无辜之人?

狗仗人势,既然有胆做,那就准备好承受苏贤无尽的怒火吧!

……

江苏民政康复医院
怀远县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酒泉治白癜风费用
新疆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