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拣宝第193章巾帼不让须眉

2020-01-25 04:4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拣宝 第193章 巾帼不让须眉

“哦……”

这个时候,王观等人却依旧迷迷糊糊,半知半解,反正知道鸾胶很重要就行。

与此同时,琴玥继续说道:“用丝弦制作的古琴,与用钢弦制作的古琴,弹奏出来的音色是截然不同的。丝弦的声音,泠泠清音,十分美妙,有一种无法描述的韵味,是古琴独一无二的风格,少了这种风格,古琴的个性就会大打折扣。”

这个道理,在场三人也明白。就好像现在的签字笔、钢笔替代了毛笔,虽然在使用上方便了,但是在书法艺术的领域上,前者根本不能与毛笔相提并论。

“古代最好的丝弦称为冰弦,自从制作上好丝弦失败之后,我翻查了许多资料,发现在明清时期,一些斫琴师都能够制作出冰弦来。”适时,琴玥语气充满了遗憾,摇头道:“可是在清末民国的时候,这种工艺就已经失传了。”

“所以,你想发掘这种工艺,让它重现人间。”雷云章含笑道:“小琴,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样远大的志向。”

“怎么,不行吗。”琴玥握紧拳头道:“我就是让某些人知道,巾帼不让须眉,女人不仅可以成为斫琴师,更能够成为斫琴大师,让他们继续嫉妒去吧。”

“有志气。”雷云章赞许道:“早应该这样了,作出一番成绩来,把他们的嘴全部堵上,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琴玥,你放心吧。我们也会支持你的。”

说话之间,俞飞白回头看了眼,笑嘻嘻道:“王观,你说是吧。”

“没错……”

王观回瞪了一眼,警告俞飞白不要胡说八道,然后由衷说道:“祝你早日达成心愿,把冰弦工艺复制出来。再斫制一张类似绿绮一样的传世名琴出来。”

绿绮,古代四大名琴之一,就是传说之中司马相如的宝琴。他就是用这张琴,弹奏凤求凰向卓文君示爱,最终缔结良缘。从此。司马相如以琴追求文君,被传为千古佳话,而名琴绿绮的传说,也随之流芳百世。

“是哦,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适时,俞飞白有些迷惑道:“雷叔祖上制作的九霄环佩、大圣遗音等古琴,都能够流传下来了,那像绿绮、焦尾这样的绝世名琴,现在怎么不见了踪影?”

俞飞白不解道:“要知道,这类名琴在古代的名气就极大。不管是谁得到了,都会精心呵护,不会轻易毁坏的,所以毁于战火之中的可能性也很小吧。”

“绿绮我不清楚,不过蔡邕制作的焦尾琴。却是流传到了明代。”

琴玥思绪悠悠,有些向往道:“根据史料记载,焦尾琴在蔡邕死后,就落在魏晋皇室的手中代代相传。后来,西晋灭亡,就随着皇室南渡。藏在东晋皇家内库之中。之后,不管是朝代更迭,还是皇帝轮流上位,焦尾琴都没有遗失。一直到南齐明帝在位,还曾经命人取出存放多年的焦尾琴,让人即兴弹奏一曲……”

“接下来,南齐被梁、陈替代,焦尾琴恐怕也在宫中安然存放。可是后来南陈被隋朝给灭掉了,史料上就再也没有焦尾琴的记载。”

琴玥伸出纤巧白皙的手指算了下,如数家珍道:“大概过了三四百年,到南唐的时候,传至中主李璟手里,后赐给李煜的皇后。南唐亡国了,就归宋室所有。宋亡以后,估计是遗失到民间了。据传,在明代有一个叫王逢年的人,就收藏着蔡邕制造的焦尾琴。”

“然后呢?”

俞飞白好奇的追问起来。

“没有然后了。”

琴玥微笑道:“大家都想知道焦尾琴的最后下落,可是无论怎么查找都没有丝毫的线索。所以大家猜想,在王逢年之后,焦尾琴就彻底腐朽了,成为绝响。”

“什么?”

俞飞白一怔,惊诧道:“烂了?”

如果说焦尾琴是由于战乱,被毁于战火之中,他还可以接受。毕竟,在战争中被摧毁的宝物也不差焦尾琴一件。可是,听到焦尾琴最终的结局是自然腐朽。不仅是俞飞白,连王观与雷云章都有些说不出的感触。

“嗯,应该是烂了。”琴玥轻叹道:“千万年不朽的木头本来就很少,况且这种木头本身未必能够斫琴。斫琴的木料,纹理要相对比较疏松,这才能够扩音。”

“纹理疏松的木质,本来就容易腐烂,就算是经过上漆、灰胎的工艺,加上平时精心的照料、仔细保养,能够存留千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琴玥解释道:“焦尾琴是在东汉末年蔡邕斫制的,据说是用烧焦的青桐木制成,到了明代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木质腐化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我们也明白,就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样,木头也有生长、成材、腐朽变烂的自然规律。”王观感叹道:“不过,明白归明白,总是觉得太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

琴玥赞同道:“我见过在博物馆之中有许多传世的好琴,就是由于保存不当,让木质腐化的过程加快了,这相当于在谋害它们的生命。”

“嗯嗯……”

王观点头附和起来。

就是这时,感觉气氛有些沉凝,雷云章畅笑道:“小琴,这种事情我们管不了,你也别参合,迟早有他们后悔的时候。我们等着你斫制出传世名琴的一天,到时候千万别忘了给我专门斫制一张琴,我就指望跟着那琴名传千古,流芳百世呢。”

“雷叔,承你吉言,我一定会努力的。”琴玥嫣然一笑,如花灿烂。

“还我有……”俞飞白急忙道:“琴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飞白……不,干脆叫俞琴,听起来就很有感觉。”

“鱼琴,听起来像海鲜。”王观笑道。

“你一边去。”俞飞白哼哧道:“我这是在鼓励你的恩人,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反而拆起台来。”

王观尴尬一笑,端起杯子喝茶。免得俞飞白不分场合,口无遮拦乱说。

“对了,你送的礼物我收到了。”

这时。琴玥看了眼王观,微笑道:“红珊瑚珠,看起来很漂亮。谢谢你了。”

“咦,送礼物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雷云章有些惊奇,笑着说道:“看来,在我回来之后,你们两个在临邛似乎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啊。”

“事情是发生了不少,但是未必有趣。”王观心里嘀咕,不过看见琴玥好像没有拒绝礼物的意思,也感觉有些高兴。

这个时候,王观也多少有些明白了冯老的心情。对于帮过自己的人,虽然送礼物有些俗,但也是最能直接表达谢意的方法了。

“雷叔,你就慢慢八卦吧。”

这个时候,琴玥轻笑了下。站了起来道:“雷叔,说真的,鸾胶的事情,就拜托你帮忙留意一下,我有事就先走了。”

“没问题。”雷云章爽快道:“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好。大家再见了。”琴玥笑了笑,纤步轻盈就出了古玩店,钻入了停靠在门边的大奔。不一会儿,车辆缓慢行驶,彻底消失在街头。

“糟糕!”

忽然,俞飞白惊叫起来。

“怎么了?”

王观与雷云章十分好奇,不明白俞飞白怎么突然一惊一乍的。

“忘记问她号码了。”俞飞白笑嘻嘻道:“如果找到了鸾胶,该怎么通知她呀。”

说话之间,俞飞白目不转睛的盯住雷云章,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显,希望他可以透露一下琴玥的号码。

“就你小子心眼多。”雷云章哈哈笑道:“不过,没得到她的同意,我可不能随便往外说。更重要的是……她号码我也没有。”

“不是吧。”

俞飞白当然不信,眼中充满怀疑之色:“雷叔,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不行。再说了,我不是自己要,而是帮王观问的。”

“滚。”

王观笑骂道:“什么都往我身上扯,真是躺着也中枪。”

“你这性格,都不知道主动一点,我不帮你开口问,估计一辈子都不会问出来。”俞飞白鄙视了下,然后笑呵呵道:“雷叔,听到了吧,我这可是讲义气,不是为了自己。”

“不管是你想要,还是王观想要,我真没有。”

雷云章轻笑道:“小琴的私人号码,她也没给我,就给了老李的号。”

“老李?”

王观一怔,猜测道:“那个司机兼保镖大叔吗?”

“没错。”

雷云章点头笑道:“你们不怕他拉黑,列入拒绝通话的名单之中,我倒是可以把他的号码告诉你们。”

“算了。”俞飞白悻悻道:“那个司机大叔,沙煲大的拳头,我可是抵挡不住,还是留给王观慢慢消受吧。”

“少来消遣我。”

王观摆了摆手,表情正经道:“雷叔,我真要走了,多谢你这段时间来的照顾了。”

“嗯,真的不多待几天?”

雷云章挽留道:“过了元旦再回去也行呀。”

“呵呵,我就是打算回去过元旦的。”王观笑道:“现在回去,在集古斋工作几天,马上就能放假了,多爽。”

“盘算打得挺响亮,而且就应该这样做。”

雷云章笑了笑,点头道:“那我也不拦你了,打算什么时候起程,我去送你。”

“我查了下航班时间,发现都是安排在下午、晚上。”王观说道:“所以我打算在下午三点坐飞机回去……”(未完待续)

苍梧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衡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南京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杭州白癜风好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