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苍白之手 第二章 初战(上)

2019-10-12 17:47: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二章 初战(上)

失重的感觉在双脚站在平地上悄然消失,找回自己的鲁斌随意往前走了几步,干燥的泥土发出“松嗞松嗞”的声音。

周围弥漫着白色雾气潮水般褪去,鼻子闻到淡淡的腥味,其中有令人不安的腐朽气息,他的视力由于职业关系保持地不错,很快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崎岖不平的山丘在脚下往周围蔓延,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墓碑,涂满鲜血干涸的黑色痕迹,令人不快的墨绿色污秽,鲁斌忍不住皱眉。

先前的记忆很快想起,他确定游戏已经关闭,自己并非身处虚拟世界,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不能用过去的人生对世界的认知进行合理解释。

鲁斌漫无目的地走着,很快碰到“边界”,被翻涌的雾气阻挡,就像看不见的墙壁。他又试着站在地势最高的山丘,伸手触碰天空,果然发现无形的“天花板”。

根据先前的观察所知,双脚丈量土地的面积大约一百平方米,换言之是一公亩,高处顶多十米,也就是说他现在待在一个长宽高十米的空间盒子。

对处境的具体认知触发了某种条件,萎靡不振的系统精灵突然出现,嘭的一声变成《旅法师之书》,封面是熟悉的阴阳太极,通过一系列任务完成的制式工会成员卡牌使用书。

对于它的出现,鲁斌有些讶异,不过被困在如此诡异境地,他还是翻开黑白分明的封面,发现大多数卡槽空无一物,只有最新收集的“喧嚣虚空”模组可以正常开启,里面只有一张两星的青铜卡“埋骨之地”,黑暗、死亡双重属性的地形卡。

忍不住伸出手,当他触碰到可以使用的卡牌,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流倒灌进体内,心里莫名其妙地涌出饥饿的感觉。

鲁斌立即明白这是实体化的“埋骨之地”,借助卡牌传递给他的源泉同时反馈的本能,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来自系统精灵的提示及时点醒。

《圣域》新玩家注册上线后,会获得系统赠予的初始卡牌,随后残缺不齐的操作界面再次出现,附属的摇奖池,八张只露出背面的普通卡开始依次闪烁。

当闪灯转过第三圈时,突然一分为二,顺逆时针穿行,鲁斌讶然片刻,突然哈哈大笑,倒霉的次数多了,总算蒙受幸运的垂青。

转灯还在继续,顺时针来到左上角,逆时针来到右下角,卡牌翻转过来,出现彩色的氤氲气流。

左上角,头戴没有下颚骨的骷髅面具,露出不祥的黑色嘴唇,嘴角微微翘起,努力挤出职业化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令人心寒,身躯笼罩在黑色绸布中,露出白皙地有些过分的双手,左手抓着天枰,右手捏着指骨砝码。

墓地商人,一星黑卡(生命值1);人形生物,非战斗职业;商人(生命值2),为亡者提供体面的墓穴,让它们安静地腐烂;特性是交涉、估价。生命值1d1+1d2=3点,防御力1(职业布甲)

右下角,风尘仆仆的旅人,面目掩藏在粗麻兜帽里,不修边幅显得有些邋遢,漆黑的胡须没有丝毫褪色,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知识的光芒,孜孜不倦地追求法术的力量,学会野性施法,没有学院派法师的各种小毛病。

流浪法师,二星蓝卡(生命值2);人形生物,施法者职业;法师(生命值2),在荒野长途跋涉,为了收集符文法术而旅行;特性是求知、寻找。生命值1d2+1d2=4点。防御力2(职业皮甲),法力3

在二选一的前提下,摆在鲁斌面前的两张职业卡,让他为难地搔了搔头

。按照“埋骨之地”的特点,墓地商人应该是最优的选项,可是流浪法师有施法能力,兼具旅行家和法师的双职业隐藏特性,而且他有一个预感,做出选择后将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

鲁斌再次伸出手,做出对自己最合适,而不是最有利的选择。

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卡牌,摇奖池悄然退去,接着是残缺不齐的系统界面跟着消失,一抹流光从卡牌封面传来,斑斓的星辉包裹着身体,穿过无形阻隔的“埋骨之地”,投向附近不远处的巨大阴影,随着距离不断缩短,鲁斌发现这是一个晶壁“世界”。

“二次穿越……越!”

余音袅袅地散落在刚刚开辟的半位面,空无一物的埋骨之地,连充填底层的根基,腐朽的泥土深处,亡魂、怨灵等不死生物都没有一头。

融合系统精灵与鲁斌紧密连接的埋骨之地却坚信,很快就会有住客纷至沓来,因为它的创造者曾经的职业就是“建筑设计师”,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再次睁开眼睛,鲁斌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地降临在旷野之中,流浪法师的装束一应俱全,仿佛自己转瞬间穿上他的全套行头,《旅法师之书》主动伪装成法术书,封面的太极蛇转换成意义未明的符文。

一轮弦月缓缓升起,皎洁的月光洒遍大地,转职成流浪法师的鲁斌心情平复后,认准一个方向往前走。

在他身后的草丛,短暂的沉寂过后,促织娘的奏鸣声此起彼伏传来,远处夜行的郊狼眯着绿幽幽的眼睛,饥肠辘辘的肠胃,就连虫蚁都不放过。

风中传来活人的气味,独行的荒野猎手没有呼唤同伴,自私的本性令它保持罕见的沉默,伏低身体慢慢地向目标潜行而去。

流浪法师在旷野在快步行走,很快小跑步前进,过去的生活似乎从此不再,鲁斌在没有其它选择的前提下,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潜意识中,他明白瑰丽多彩的人生即将展开,过往的生活被压制在记忆的深处。

借助皎洁的月光,鲁斌快步冲上一座低矮的山丘,眼看接近顶端,前面没有去路,他豪迈地纵身一跃。

很快冲势消耗殆尽,流浪法师的身体向下自由落地,接触实地的瞬间,鲁斌顺势往前翻滚卸力,很快站起身,顾不得拍打身上的尘土,哈哈大笑地继续狂奔。

他的声音透出一股狂放不羁的野性,热情地拥抱新生活的自信,不知不觉地惊动感觉非常敏锐的野外动物。

灰翼的掠鸟从梦中惊醒,扑扇着翅膀寻找安全的下一个栖息地,觅食的田鼠哧溜一声,蹿进洞穴里,显然被流浪法师的笑声吓到。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刘静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费用高么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彭永峰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能用医保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刘生龙

下一篇:监利容城访友赋

上一篇:评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