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九幽大帝014灵植苑考核

2020-01-25 03:4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幽大帝 014 灵植苑考核

兰牧还注意到了姬长青腿上的那两张符箓,就是这两张白色符箓让姬长青有了风一般的速度,只可惜这两张符箓已被姬长青用掉了,兰牧的手指刚碰到符箓边缘,符箓就化为飞灰,散落在地上。

忽然兰牧看到姬长青手里似乎抓着什么东西,他走上前掰了一下姬长青的手指,竟然没有掰动,只能从手指的缝隙中看出这是一张红色的纸。

能够让姬长青临死都紧紧攥着的东西,想来必定是十分宝贵。兰牧仔细掰动着姬长青的手指,为了避免损坏里面的东西,兰牧的动作十分小心。

眼看着他成功掰开两根手指,露出里面纸张的一角,远处的夜空突然有两道明光亮起。兰牧心里一沉,一定是之前的打斗惊动了宗门的巡山弟子,手中力量不由加重了两分,运转灵力,用力去掰开尸体僵硬的手指。

从纸张材质上看,姬长青手里攥着的应该是一张符箓,死了都能这么紧紧攥着不放,其价值不言而喻。

谁知当兰牧完全掰开姬长青手指的时候,那张中心画有“火”字的符箓突然自燃起来,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瞬间临身,兰牧不敢多想,立即急速倒退。

三息过后,“轰!”一声巨响在竹林中突起,巨大的火云排空而上,明亮的火光照亮星夜,隆隆回音,荡向四面八方。饶是兰牧逃出了十米开外,也依旧被一股热浪推倒在地。

兰牧趴在地上,骇然回首凝望,那张不起眼的带有“火”字的符箓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恐怕他现在就和姬长青一起上路了。

兰牧忽然想到他手中储物袋内似乎也有两张中心画有“火”字的符箓,这让他内心有些小小的激动,这么强大的符箓绝对是个宝贝。若是遇到强敌,这两张符箓多少也能威慑下对方。

兰牧明白符箓爆炸后的动静很快就会引来更多的巡山弟子,他选了个方向,趁着夜黑迅速离开。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愿和这些巡山弟子有任何纠葛。

就在兰牧走后,两名身着白衣的巡山弟子脚踏灵剑,飞到了爆炸的现场。虽然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破坏了不少痕迹,甚至连姬长青的尸体都被炸的尸骨无存,但两人还是从周围留下的痕迹中看出了一丝端倪。

“火爆符。”其中一人沉声道。

“死了的应该是姬长青,我找到了他的身份腰牌,而且头骨残骸处有整齐的切口,应该是先被人砍下了脑袋,随后用火爆符毁尸灭迹。”另一人在灰烬中找到了一个方形木块,上面用秘药写着“姬长青”三个大字。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沉默不语。

外堂的姬长青两人都是认识的,姬长青的境界为炼气七层,在上次外门弟子的年末大比会武中排名第十位,此人心狠手辣,善于心计,手中还一柄中阶灵器木芯剑,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在外门弟子私下的交流中,很多人都认为姬长青有希望晋升炼气八层,进入内堂,成为天璇宗的内门弟子。

可现在姬长青死了,死的十分彻底,连尸体都没能留下,这就不得不让人琢磨琢磨了。

有实力斩杀炼气七层的姬长青,还十分奢侈的用火爆符毁尸灭迹,首先他们就排除了是外宗人所为的可能,如果是外宗人所为绝不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即是本宗弟子所为,其实力最少也得在炼气七层以上,年末大比会武中排名前九的人都有重大嫌疑,甚至不排除有炼气八成以上的内门弟子参与其中。

得出这个结论,让两人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他们虽是巡山弟子,有着一些执法权力,但说到底他们身上穿着的是白色衣服,也属于外堂的一员。那些在外堂中独霸一方的炼气七层高手,他们根本就惹不起。

既然这个人能将姬长青斩杀,那么斩杀他们这些连炼气七层都没到的外门弟子也就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还有一点,天璇宗虽然禁止同门间相互残杀,也对违背宗规的人有着及严的惩戒,但这标准却是因人而异,像那些修炼到炼气七层,随时有可能晋升炼气八层的外门弟子,实际上宗门已经将他们当做半个内门弟子看待。

宗门典规就是再严厉,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外门弟子,而去棒杀另一个有可能晋升内堂的弟子。

至于内门弟子就更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内门弟子的权力要比外门弟子大很多,杀几个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最多责罚两句,关半个月禁闭就算完事。他们俩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去找内门弟子的麻烦。

“怎么办?”其中一人率先打破沉静问道。

“还能怎么办,和以前一样,没有线索。”另一个人双手一撮,将写有“姬长青”三个字的腰牌碾成齑粉,洒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

此刻两人心中达成了一个共识,装傻!无论是谁问起,都只有一个回答“不知道。”

兰牧在竹林中绕了一个大圈才回到住宿地,像往常一样吴青牛还没有回来,这让兰牧松了一口气。

他洗净身上的伤口,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灰色衣服,并用洁白的绷带将他右手腕上的深蓝纹重新遮掩起来。待一切妥当之后,他来到院内挖了一个小坑,将那沾染血迹的破碎衣衫扔了进去,用烛火点燃,销毁一切痕迹。

接下来的几天,外堂弟子姬长青被人杀死的消息不胫而走,宗门也对此事展开了调查,然而让兰牧心寒的是,宗门只是询问了下几个和姬长青关系比较近的人以外,便没有了下文。

他不禁想到,如果那天死的是他自己,恐怕门派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一个记名弟子的死活实在是无关大雅。

而兰牧不知道的是,天璇宗每年都会有弟子无故消失或者死亡,只要不是内门弟子出现伤亡,天璇宗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门下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记名弟子过万,外门弟子少说也有上千人,哪儿管得过来。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灵植苑考核的日子,兰牧早早的就来到了灵植苑。可他发现还是来晚了,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远处还有不少正往这里赶的弟子,火爆程度让人吃惊。

经过一番打听他才知道,原来灵植苑这次破天荒的招工八十五人,比一个多月放出的消息还整整多招收七十人,而造成这个局面的人正是兰牧名义上的师傅,縢厉。

自从冥王山河鼎被縢厉盗取后,天璇宗就没有放弃过一天的搜寻,只不过是由明面的搜索转入暗中调查。

期间不仅百花谷的弟子被狠狠肃清了一遍,其余波更是波及到了灵植苑,毕竟縢厉曾以灵植苑弟子的身份做过掩护。大量灵植苑的弟子被隔离审查,甚至有些和縢厉走的近的人都被秘密处置了,也正是这个原因让灵植苑一下子腾出了几十个空位。

兰牧随着队伍向前走着,他粗算了队伍的人数,少说也得有两千人,心中有些担心起自己能否通过考核,从目前的架势来看这根独木桥似乎并不好走。

“李牧。”就在兰牧发愣的时候,前面的考官喊到了他的名字。

兰牧随着那人来到一间封闭的房间,房间内有着一张长桌,桌上摆放着三盆灵株,想来这就是第一关的考题。

坐在桌前的一位老者头也不抬的问道“这三样灵株的名称,习性,及种植时的注意事项。”

见到这三盆灵株,兰牧心中有些小小的暗喜,这三样灵株恰好他都认识,尤其是最左边的那株金黄色的三叶草,他在为爷爷治病时还曾经亲手采摘过。

他当即一一叙述每个灵株的特点,尤其在说到三叶草的时候,他还特别点明三叶草只能用小火温煮,不可大火加热,否则药效就会散失三分之一左右。

“你懂得药理?”老者难得的抬头看了兰牧一眼。

“小时候家穷没钱买药,只能自己上山采药治病,虽然不是大夫,但多少也懂一些。”兰牧此话说得半真半假,任谁听去也找不出毛病。

老者默默点了点头,扯着嗓音道“过关,下一个。”说完老者左袖一挥,三盆灵株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盆灵株。兰牧扫了一眼,其中有一株灵株他竟不认得,不由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只差一步就有可能被刷下去。

兰牧随着那名考官来到一处灵田旁边,考官指着眼前长势茂盛的灵苗说道“施展沐雨诀,雨水范围覆盖一亩地即为合格。”

雨水范围?兰牧心头一跳,平时他还真没注意过自己施展的沐雨诀能够覆盖多大范围。

在考官的催促下,兰牧心情忐忑的走到灵田旁开始凝聚水球,为了能够顺利通关,兰牧此次凝聚的水球要比以前大很多,运转战伐诀向里面灌输的灵力更是标准的两倍。当他将水球压缩成漩涡,祭到天上时,异变突然发生了。

被祭起的漩涡开始急速膨胀,它没有像往常那样像拉伸成扁平状的云团,而是在空中膨胀成一个球形,看上去就跟棉花糖一样,卷卷水波在球形表面荡漾,随着水球的旋转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水线。

考官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的大水球,吃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105医院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宁波男科治疗方法
海南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