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城郊小商店下午李母在卖货女儿回来了

2020-01-24 10:1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城郊。小商店。下午,李母在卖货,女儿回来了)

李母:下班了,这就对了,下了班就往家里走,大姑娘家,再别疯涨没事的到处乱跑了。

李娜:妈,问石头要彩礼钱的事,我思来想去,还是想和你再说说。

李母:没说的,没说的,一个钱都不能少。

李娜:女大当嫁,又不是做生意卖人呢,妈你狮子大张口,为难人呢嘛!

李母: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出了彩礼钱,他石头家老的小的,以后就知道心疼人了,免得你吃嫁过去吃亏;再说,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供你上到高中毕业,容易吗?

李娜:既然为我好,就该照我说的做,不要彩礼,叫我和石头订了亲,好一起准备婚姻大事呀!自己财迷转向,一开口就是一把屎一把尿的,嫌花钱不如当初别生我!

李母:这女子,怎这样不识理的?

李娜:是我不识理,还是你不讲理!

李母:算了,算了,我也不费口舌和你争犟了,等你爸回来一锤定音吧。

2、

(傍晚,花园旁。李娜和石头密会)

李娜:石头哥,彩礼的事,我妈还是不松口,我跟她争竞,她说等我爸回来一锤定音呢!

石头:那明天定亲的事,咋办呀!

李娜:照原先说的,你按时到我家,坐到一块,看我爸咋说。新房都装修好了吧?

石头:早完工了,比原先计算的,又多花了将近一万元。哎,一分钱压倒英雄汉,何况是四万元的大数目呢!要不再往后拖一拖,明年咱们再结婚吧。

李娜:拖到明年,你就有四万元彩礼钱啦?别又往后拖到后年吧……

石头:娜娜,都怪我家不富裕,我对不起你呀!

李娜:我又没嫌你,谁不知你买房也不容易呀,都怪现在乱刮的彩礼风,怪我妈财迷心窍了。

石头:娜娜,要不我明早再去乡下我舅家借些钱。

李娜:别借了,拉多了帐,往后还不得咱们两个省吃俭用给人家慢慢还。你明天要按时到我家,我妈那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来迟了别又生叉出事。

石头:那不去车站接你爸了?

李娜:车站又不远,我爸从没叫人接过他。

(两人依偎着,无话可说,甜蜜之中,深陷痛苦)

(月夜。石头家。石父母无语,石头回家)

石母:回来了?

石头:恩。

石父:定亲的事咋说的?

石头:李娜一再叮咛叫按时去。

石父:彩礼的事,娜娜她妈是咋说的?

石头:娜娜说,她妈一口咬定的数,不松口;就看明天她爸回来咋定调。

(石家父母翻箱倒柜,一阵翻腾;石母拿出一笔钱,石父拿出一笔钱,凑到一块,交给石头说)

石父:这是我和你妈最后凑的,一共是一万二,这下一个子都没有了。

石头(接过钱):加上我这儿的一万三,总共二万五,办婚事是够了,可没有彩礼钱呀!爸、妈,我和娜娜商量了,明天我先去他家,要是决定了,在酒店定一桌饭,我再接你们去,不行的话,拖几天再说。

石母:定亲的事,不能再拖了。

石头:那咋办呀?

石父:实在不行了,明天先给他妈二万元,先把婚定了,余下的事,咋尽快想办法。

石头:能想出啥好办法呀,钱是硬头货,借都没地方借。(沉默一会,石头说)就按我和娜娜商量的,明天我先去,你们在家等候消息吧。睡觉吧,不早了。

4、

(清早。石头家。石头起来出屋,见母亲扫院子)

石头:妈你也不多睡一会?

石母:昨夜做了个好梦,这早上起来又左眼皮跳,都是好兆头,就等着喜鹊叫喳喳了。我给你把穿的衣裳都弄好了,等会你换上先去,我和你爸等候你的好消息。

石头:啥好消息呀,是福是祸,都都躲不过。我先去新房那儿看看去,一会回来再换新衣裳。(说着出了门,母亲定定瞅着他的背影)

石父(出屋门):等会你早点弄吃的,石头回来叫他早点去,别又落下啥话把子。

石母:知道。

5、

(上午。石头家。石头穿戴一新,准备出门)

石母:新房那边没事吧?

石头:没事的。

石母:去了好好跟娜娜她妈说话,别不是不言语,就是话高声低的,学乖巧一些。

石头:知道了。

石父:把钱可要装好。

石头:身上只装了些零用钱,话说好了回来再取不迟。爸,妈,那我头前去了。(父母目送石头出门而去)

6、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石头走在人行道上,禁不住东张西望。眼前出现了一位半老汉,手里提了个包包行走。忽然,闪出一个小伙子,一把夺了那人的包包就跑。那人紧追,不料脚下一绊,跌了个爬扑,重重地摔在地上。石头见状一惊,撒开大步就追那小伙子)

石头(边追边喊):站住!站住!你给我站住!(从街道追向路口,距离越来越短,看前边站有警察,对方把包包一扔。石头几步上前捡起包包,看那人跑远,说了句:你个二愣子,我今天要不是有急事,是不会放过你的!折回来到摔倒的人旁边。半老汉躺在地上呻吟,周围人视而不见,怕招事惹非,斜一眼,都走开了。石头上前,先把他的包包交给他,又问他怎么了?那人一摸头,摸了一把血。石头连忙背起他去医院。一路上,引来众人赞扬的眼光)

石头:你可要把包包拿好。

对方:嗯,嗯,哎约,多亏你了。

7、

医院。急诊室。伤员躺病床上,仍在呻吟。石头跑前跑后挂号,在急诊室听医生说是皮外伤,伤得不轻。听见响,接看后说了声:“那你在这医治吧。”,说着急急忙忙要离开医院

伤员:钱,钱,你花的钱,我得给你……

石头:没见过啥,喔!是啥事吗?(说着走了)

8、

(小商店。娜娜和母亲在等候石头和男主人。石头渐行渐近)

娜娜:可把你给等来了!

李母:你这是从哪里来的,赶杀场吗,衣冠不整,身上还沾有血迹呀!

石头:我,我,高兴得过分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李母:摔伤了没有?

石头:伤到没伤……

李母:娜娜,快,快领他到后面水池子那去洗洗手、脸。

娜娜(边扶他去洗边问)你这到底是咋咧?

石头:哎呀我真的没啥!

9、

(水池边,两人调笑)

娜娜:真没见你哪里有摔伤……怪事,哪里来的血呀?

石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娜娜(给他递毛巾,边帮他洗,边调笑):定亲的大喜日子,你来我家,空着两只手,也不买些水果呀啥的吃货!

石头:摔了一跤,不知咋搞的,把身上装的钱也摔没了。

娜娜:钱丢了,丢了多少钱?

石头:整钱我没带,只是些零用钱。

娜娜:咋没把你摔丢呀?

石头:把我摔丢了,你不是没老公了!

娜娜:稀罕!世上的帅哥靓男多得是。

石头:帅哥靓男再多,你心里的石头,只有我一个。

娜娜:衣裳上的血迹咋办呀?

石头:不要紧,我遮掩一下就过去了。

娜娜:你在我爸妈跟前,可别鸠头缩脑的,显出一副猥琐样。

石头:不会的,不会的,亲爱的。

10、

(医院门前,站着头上包裹着纱布的伤者。左顾右盼之间,自言自语道)

伤者:同样是年轻的小伙子,一个抢我的包包,一个追回包包,背我进医院,人跟人咋就这样不同啊!街上那么多人,就他奋不顾身追坏人救护我,这个小伙子,真是个好人呀,还给我花了钱看伤呢,连姓啥叫啥都没说就走了,叫人心里咋过得去呢?哎,先回家吧,看日后能不能找到他,得好好感谢他呢!

11、

(李母的小商店门前,三个人坐着等娜娜他爸)

李母:这咋搞的,等了半天,连个人影影都没有。

石头:要不我去车站看看?

李母:你们又没见过面,再说这会,他早已离开车站了。

石头:那咋办呀?

李母:咋办?凉拌。石头,我正经给你说,感情是感情,事理是事理,井水河水两回事,我们家的掌柜的,既重感情,又明事理,在他身上,你是没有空子可钻的。话又说回来,叫你爸你妈出彩礼,还不是为了你和娜娜以后好,趁这机会不抓紧要点钱,往后就没机会了。

娜娜:妈,你说的还比唱的还好听,为了我好,为了我们好,谁知道你心里装的啥弯弯绕!

李母:娜娜呀,我看石头还比你明事理,相信石头心里自有主意。

(石头低着头,满脸尴尬;娜娜翻白眼,鄙夷妈妈;妈妈定定坐着,面不改色,成竹在胸)

12、

(景物同上)

娜娜:妈,要等到啥时候呀?没了叫石头给我搭个手,我们给咱做饭去?

李母:都给我定定地坐到这,肚子饿了,店里还缺吃货吗?

(街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娜娜:咦,我爸回来了,那不是我爸吗!

(李母、石头闻声望去,脸现惊愕。渐行渐近的李父。包裹着纱布的头部特写)

娜娜:爸,你这是咋啦?

李母:我的天呀,你咋咧,你咋成了这付摸样呀!

石头:原来是他……

李父:(走到跟前,端详石头)咦,这不是帮了我大忙的好人吗,你,你怎么在这呢?我还说忙完了这阵子,就是踏破铁鞋,也要满县城找到你,好好感谢你呢,你咋就在这呢?(石头憨笑,特写镜头)

1 、

(李家。四人,听李父讲述)

重现第6场。

14、

(李家。四人激动,一阵欢腾)

娜娜:石头哥,你真是好人,撵坏人夺包包,背我爸去医院,你简直是个大英雄啊!(脸转向爸爸)就这,我妈还为难人,当下向人家要交彩礼钱,不交钱不准订婚……

李父:啥?你妈她……真有这种事?

娜娜:爸你不信,你问我妈呀!

李父(注视妻子,见其不语,脸色尴尬,掏出包包里的钱说):这是石头帮我追回的两万多元钱,还有石头奋不顾身救我,这么好的一个人,还要啥彩礼呢,金山银山也换不来的贵重,娃她妈,你说是吗?

李母:你说的话也对,可是……彩礼,真的一点彩礼也不要了?

李父:有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以后比儿子更孝敬你,你还嫌不足吗?

李母:女婿是个好女婿,我知足了,我高兴得很,只是一点彩礼都不要,以后别人笑话了,我又咋办呀?

李父:你不要彩礼,带头杀歪风,会被人敬重的,鬼才笑话你!要是当丈母娘的,都像你这样,社会风气好起来,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成全多少幸福家庭呀!

李母:他爸你说了算,你一锤定音,我也没啥说的了。

李父:那就按商量的,就去酒店定一桌席,把亲家人都请来,给娜娜和石头把婚定了,顺路把懂易经的赵先生也请来,选个吉日,把日子定下,咱就分头准备结婚大喜事,娃她妈,你说咋样?

李母:好,好!你一锤定了音,咱分头就动弹,这两万元交给我,娜娜嫁妆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娜娜(故意笑说):那么多钱,妈你都拿去置嫁妆吗,你可别应个置嫁妆的名,往自个口袋里装……

李母:这女子,看你说的,放心吧,人家新娘子有啥,你也会有啥,一件都不会少,还要比别人的好!难道你还不放心你妈吗?

娜娜(心花怒放):放心,放心,一百个放心!

李父:那就订酒店,请亲家去……

娜娜:酒店有啥定的,就在我们酒店举办吧,我和石头去请爸妈,路上给主管小刘挂个,把包间和宴席就都落实了。爸就是你头上的伤,能不能喝酒呀?

李父:不咋的,不咋的,一点皮外伤,和亲家在一起,咋能不喝两杯啊!大喜临门,她妈你把店门关了,帮我收拾一下,给我找一顶帽子,走,都往酒店走,吼一声秦腔:娃他妈,说走就走,咱走啊!

15、

(街景。欢天喜地气氛中,石头和娜娜挽手前行谈笑风生;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剧终)

共 4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男婚女嫁本是很是幸福的事情,可沾上“收彩礼”的陋习,爱情和婚姻就会面临物质与利益的现实考量了。文中李娜和石头要订亲了,却因为彩礼钱,李娜和李母产生了歧义,争执中李母说等她爸回来一锤定音。傍晚李娜和石头密会商讨订婚彩礼事宜,两人甜蜜而痛苦。石头回到家,石家父母翻箱倒柜只凑了二万五,办婚事是够了,可没有彩礼钱了,一家人一筹莫展。后来还是石头说先按李娜说的法子去做。第二天上午,石头穿戴一新,只装了些零用钱去李娜家。石头走在街上,忽然有个老汉遇上抢劫,石头热心帮忙追回包包,并将其送去了医院并代付了医药费。接着镜头一转,小商店里,娜娜和母亲在等候石头和男主人,见到衣冠不整的石头,李娜还担心石头会在老丈人面前掉分,没想到李父见到石头,发现他竟是那个帮助他的年轻人……最后,一家人喜笑颜开,再不要彩礼,结局以喜剧收场。一部带有喜剧色彩的分镜头剧本,内容满满的正能量,人物鲜明,语言生动形象,让人身临其境,好文倾情推荐共赏!【:冰山雪雁】

1楼文友: 16:45:18 一口气读完剧本,写的真棒!问好老师,感谢赐稿百味,期待您的更多精彩

2楼文友: 17:27: 7 结婚收彩礼是让很多人蹙眉的,一直延续到今天,彩礼之风也不能停止,搞得好多小情侣因出不起彩礼钱而分手。这是一篇让人深思的文章。感谢老师赐稿百味。祝创作愉快!夏安文琪!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

楼文友: 19:05:50 彩礼,原本用来表达对美好婚姻的诚意和祝福,而如今一些地方的彩礼逐渐变味,高额彩礼成了沉重的负担。令人欣慰的是,现在很多已婚和未婚市民都提倡 零彩礼 ,让婚姻关系回归本质。

4楼文友: 19:44:54 电视剧本以彩礼钱展开情节,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主题的效果,尤其是剧本到最后以喜剧为结局,给了我们皆大欢喜的感受,让人甚是忧虑甚是欢喜,高潮更是剧本的精彩片断。欣赏佳作! 刘永萍,女,笔名伊伊秋水、yiyiqiushi,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安福县作协副主席,已发文章50万字见于《中国作家》等文学站,作品见于多种报刊,出版多本书集。

北城中医医院王忠
北京股骨头医院口碑
安庆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海南省牛皮癣医院地址
郴州牛皮癣医院排名
分享到: